当前页面:首页 >> 图情世界 >> 正文
要重视科技情报史的研究
作者:张左之     发布时间:2021-04-10     信息来源:     阅读次数:【关闭】

  最近有两件事对笔者触动较大,一是某讲稿上看到说武汉大学在1978年开办了中国第一个科技情报专业,二是在另一讲稿上看到说“情报学教育的开端是中国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成立的中国科学情报大学”。而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中国科学院在1958年9月成立了中国科学情报大学,大学开设了科学情报系,分物理、化学和生物三个专业方面。所以,中国的科技情报教育始于闭关的五十年代而不是开放的七十年代末。另外,成立中国科学情报大学的主体是中国科学院而不是中国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后者本身是1958年12月才由中国科学院科学情报研究所更名而成,隶属关系改为由国家科委领导。看来对六十多年发生的事情,即便是情报专家也只是存在一个模糊的印象,而他们落笔时又没有去核对相关史实。

  由此想到,开展科技情报史的研究很有必要。当然,科技情报史的研究不仅仅是搞清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研究中国的科技情报是在怎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又是怎样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新中国成立初期,部分西方国家在政治上对我国采取遏制和孤立政策,在经济上实行全面封锁和禁运。为此,党和政府提出“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号召。在1953年开始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实施过程中,我国的国民经济发生了深刻变化。走中国工业化道路,必须发展科学技术和文化教育。为此,在科学技术方面党中央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口号。1956年,在有关制订《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修正草案)》的报告中,周恩来总理强调政府各部门“应该迅速地建立和加强必要的研究机构,必须为发展科学研究准备一切必要条件,如图书、档案资料、技术资料和其他工作条件,以便尽可能迅速地用世界最新的技术把我国的各方面装备起来”。在1956年8月编制完成的《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中,科学规划委员会任务里列进了“研究和组织解决科学研究工作中重要的工作条件问题(如图书、资料、仪器、基本建设等)”,把建立专门的科学技术情报工作作为我国发展科学技术事业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列为《规划》的第五十七项任务。我国的科技情报体系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构建起来的。同年10月,中国科学院科学情报研究所成立;之后,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等一批地区综合性科技情报研究所和化工部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等一批行业性科技情报研究所相继成立。我国的科技情报体系在突破封锁,建立完善我国的科研体系和提升我国的工业水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国开始了改革开放。在国际环境相对宽松的几十年里,科技情报也随形势的变化经历了服务“引进、消化、吸收”“市场换技术”战略下的边缘化和创建“创新型国家”召唤下的再次被重视等发展过程。2016年开始,中美冲突不断升级,国际形势也愈发严峻,我国的研发和科技业面临巨大的挑战。2020年新冠疫情突发,形势越发扑簌迷离,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科技情报的作用再次凸显。

  在此背景下,研究我国科技情报这六十多年来的发展史,研究当年科技情报人员如何与科技研发人员一起并肩工作,突破封锁,建立我国完整科技体系很有必要。更重要的是,要分析当初环境与如今环境的不同,从纸质世界到网络世界,从划一的计划经济到多元的市场经济;要认清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不忘初心,在总结过往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创新地去探索开创一条适应如今信息环境的科技情报之路来。任务艰巨,时不我待!


原创:张左之

来源:竞争情报杂志

日期:2021年1月8日


主办单位:澳门彩网官方网址 承办单位:澳门彩网官方网址图书馆 皖ICP备06012098号
地址:丰乐大道2188号 电话:0550-3854722